正文:邰口倩 曹奶妍 周奶琳 华搞盼 蒋弄珺 何爱滔
秀美

龙海市区的划分很特别,龙海市郊区和傅山县,互相交错,文化大街,竟然属于傅山县的地盘。文化大街保安大队队长吴常山,正在和保安张平一、冯桂山、赵志洪修理刚刚抓来的两个外地流传来的小盗贼。两个小偷被手被倒拷在电线杆子上,保安张平一嘿嘿的冷笑着道:“敢来偷钱包,真不长眼,居然还偷到我们领导的老婆身上,真是,害的我们几个弟兄被像孙子一般,被训了一上午!”盗窃流窜犯阮武和陈山刚从南方流窜过来,在珠宝城做了一手活,结果偷了傅山县公安局刑警副队长周光山的妻子刘红艳的钱包。周光山一个电话把吴常山臭骂一顿。吴常山被平白无故的骂了一顿,极其的恼火,但他不敢露出一丝的怒意,周光山是傅山县分局的刑警副大队长。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吴常山,马上给负责珠宝城治安的保安张平、冯桂山、赵志洪打电话,并告诉三个人,找不到钱包的话,就让三个人滚蛋。正在珠宝城巡逻的张平,在接到电话两个小时,就抓住了阮武和陈山,并把两个小偷押到保安大队,把两人拷在电线杆子上。冯桂山冷笑着拎起一桶水,劈头盖脸的浇到两人身上,骂道:“王八蛋,今天非弄死你们两个不成。”现在可是初春,天还是很冷的,冷水一浇,冻得两个盗贼全身打哆嗦。赵志洪嘎嘎大笑着,手里的电棍,噼里啪啦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地幽蓝电芒。盗窃流窜犯阮武和陈山一看到噼里啪啦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地幽蓝电芒的电棍,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连忙求饶。刚刚被吴常山刚刚骂完的三个人,现在是怒火中烧,决心要好好修理一下这两个王八蛋。还没等赵志洪手里的电棍举起来,孙耀武的电话就到了。“吴哥,我遇到了麻烦,有人放倒了我的兄弟!您快来!”吴常山在平时的时候,经常从孙耀武那里,得到很多好处,而且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私交很厚。现在一听,孙耀武遇到了麻烦,立刻大声道:“兄弟们,午饭有人请了,跟我走,回来再收拾这两个小子。”赵志洪的电棍还是狠狠的戳到一个小偷的身上。“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老远。孙耀武打完电话,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阴森森的道:“王八蛋,你死定了!有人弄死你!”欧阳志远看着凶狠的孙耀武,鄙视的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论你叫来任何人,都要讲理,难道你要颠倒黑白不成?”文化街保安大队离这里不远,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一辆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声,高速的开了过来。“谁在闹事?”五六个保安,簇拥着吴常山快速的走下警车。孙耀武一看到吴常山来了,擦去脸上的血,顿时狂傲起来,连忙迎了过来,指着欧阳志远,狞笑着道:“吴哥,就是这小子,看到我买了一串项链,竟然先来后到,强抢豪夺,还打伤了我和我的手下,你要给我做主呀。”欧阳志远一看孙耀武信口雌黄,满嘴跑火车,恶人先告状,不由得冷声道:“孙耀武,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撒谎也不脸红?明明是我先买的,钱已经交完了,是你想抢,纵容手下的人围攻我,我才被迫自卫。”吴常山根本没有把欧阳志远放在眼里,狠狠的盯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小子,你还真张狂,竟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打人,你死定了!带走!”张平和冯桂山一听吴队长下了命令,两人冷笑着,拿出了手铐,扑向欧阳志远。“住手!,你怎不么不分青红皂白,就铐我,这说不过去吧?难道你就不问问事情的缘由?保安有这么大的权力吗?”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吴常山。吴常山眼角寒芒爆闪,冷笑着道:“有人举报,说你强抢豪夺,殴打人家的手下,难道你还要抵赖吗?”欧阳志远一看孙耀武和保安大队的保安打招呼,就知道,这些保安和孙耀武可能是一伙的。“这里有摆摊的摊主可以作证,是孙耀武强抢豪夺,指使手下围攻我,我才被迫反击的,不信的话,你问问摊主。”“是吗?我倒要问问摊主,事情的缘由。”吴常山冷笑着,两眼死死的盯住摊主道:“他两人,谁在撒谎?”这个摊主走南闯北,什么人没见过?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几个保安是孙耀武叫来的,如果自己说出实情,这个保安和孙耀武,还不宰了自己?自己以后还能来龙海吗?孙耀武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摊主,让摊主感到毛骨悚然。摊主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结结巴巴的道:“是……是孙经理先买的,年轻人,把项链还给孙经理吧,事情总该有个先来后到吧。”这个家伙,为了以后的生意,竟然撒谎。孙耀武一听摆地摊的摊主这样说,顿时狞笑着道:“年轻人,你还毛嫩,到保安大队,看我不剥了你的皮。”“拷走!”吴常山一听摊主这样说,嘿嘿冷笑着盯住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一看摊主迫于孙耀武和吴常山的淫威,竟然当面颠倒黑白,不由得很是气愤,冷声道:“你竟然敢撒谎?”“撒你个头,找死!”张平、冯桂山手里多出来电芒闪烁的电棍,两人一声不吭,恶狠狠的把蓝光闪烁的电极,狠狠的戳向欧阳志远的后背。这两个家伙竟然偷袭。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一闪,张平、冯桂山只觉得眼前一花,两人扑了个空。赵志洪一看欧阳志远竟然躲过张平和冯桂山的攻击,他知道,在副队长吴江山面前,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赵志洪一把掏出电棍,咔嚓一声,阴森森的电棍对准了欧阳志远的胸口,恶狠狠的道:“你竟敢殴打保安,你再动一动,老子击毙你!”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亮出了电棍,并把电棍对准了自己,不由得暴怒不已,刚想说话,赵志洪狞笑着道:“再说一句废话,老子就电你!”张平、冯桂山拿着电棍,狠狠的向欧阳志远的脑袋上砸去。欧阳志远一看这两个家伙真砸,哪里肯让这两个家伙砸着自己,身形猛地后撤,一个虎摆尾,脚尖踢在两人的手腕上,电棍飞上了天,欧阳志远两拳打在张平、冯桂山的胸口上,两人一声闷哼,身体飞出三米开外。孙耀武一看欧阳志远两拳把两个保安打出三米开外,嘴角顿时露出阴笑,嘿嘿,年轻人,还是毛嫩呀,殴打执勤的保安!“你!你竟敢殴打保安!”吴常山伸手拔出电棍,狞笑着对准欧阳志远的腿,就要电下去。欧阳志远一看吴常山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要动手。一个人的武功再厉害,也是不能和高科技抗衡的,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一个飞腿,踢在吴常山的手腕上,电棍飞了出去。欧阳猛一转身,又是一个虎尾腿,脚掌踹在吴常山的小腹。“哼!”吴常山一声闷哼,身子飞了出去。“你竟敢殴打我们的领导,找死!”赵志洪一看吴常山被欧阳一脚踹飞,知道,在吴常山面前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挥舞着电棍,瞄准了欧阳志远的腿部,就要动手。“住手!”一声威严的冷喝,在后面传来,一位身穿唐装、浩眉须发的老者走了过来。“老东西,你想找死?滚!”赵洪志一看,这个老头竟然喝住自己开枪,不由得破口大骂,一巴掌打向老人家的脸颊。“何伯伯!”欧阳志远猛然看到,何渡江老爷子来了,心里不由得一喜,但一看到,赵洪志这个王八蛋,竟然连老人都敢打,顿时气愤之极,身形一晃,一拳打在赵洪志的后背上。“砰!”赵洪志一声惨叫,一头抢在地上,好像狗抢屎一般。吴常山恼羞成怒,咆哮着在地上爬了起来,抓起电棍,狞笑着,把阴森森的枪口对准欧阳志远。“吴常山,我看你是干到头了!”何老爷子一声大喝,冷笑着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大声道:“耿剑锋,你手下的人真威风呀!”吴常山一听这个老爷子,竟然直呼自己的名字,说自己干到头了,不由的一愣,这个老头是谁?自己怎么不认识?但对方认得自己。当他听到老头子喊出耿剑锋耿局长的名字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哪,这个老头子竟然敢直呼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的名字,吴常山心里一沉,就知道不好,能直呼耿剑锋名字的人,绝对是一等一的人物,这个老头的背景肯定厉害呀,今天就怕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物了,吴常山顿时有点后悔。“老爷子,您是……?”吴常山连忙收起电棍,试探的问道。“哼!”何老爷子一声冷哼,根本没有理会吴常山。吴常山在何老爷子的眼里,就是一只蚂蚁。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正在开会,傅山县西河村,又有三座王侯级别的春秋古墓被盗,耿剑锋要所有的公安战士,全力配合,统一行动,拦截被盗走的文物。耿剑锋一接到何老爷子的电话,听到老爷子在发怒,顿时吓了一跳,立刻带领人赶了过来。何渡江老爷子可是傅山县长何振南的父亲,老爷子的身份更不能轻视,以前从山南省组织部退下来,在省城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就来到龙海,和县长何振南住在一起,是自己陪同县长何振南把老爷子接回来的。吴常山这个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惹了老爷子,这家伙不是找死吗?耿剑锋知道,自己必须亲自去一趟。如果是一般的交情,耿剑锋直接给吴常山打电话,就可以了,但老爷子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县长何振南的父亲。老爷子的大儿子何振乾,可是山南省的纪委书记。吴常山这个王八蛋,在这个时候,招惹何老爷子,不是扯自己的后腿吗?欧阳志远连忙跑过来,扶住何渡江,一脸关切的问道:“何伯伯,没伤着你吧?”老爷子在欧阳志远的眼里,看到焦急的关切神情,笑呵呵的道:“志远,没事,你们是怎么回事?”欧阳志远就把事情的经过,向老爷子说了一遍。老爷子一听,狠狠地瞪了一眼孙耀武和吴常山。那边的孙耀武和吴常山早已吓得脸色发白,人家在电话里,可以直呼耿剑锋的名字,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的名字,两人是知道的,耿剑锋为人极其的强势,说一不二,这个老头子,竟然直接向耿剑锋发火,两人都知道,今天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物。这时候,耿剑锋的车子到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保安冲了下来。耿剑锋早已跑到何老爷子面前,毕恭毕敬的道:“何部长,您老受惊了,是怎么回事?”何老爷子看了一眼耿建峰,冷哼一声道:“耿剑锋,看看你辖区的保安,简直就是黑社会,竟然和那些小痞子,合在一起欺负志远。”欧阳志远在电视里看到过耿剑锋,知道这人就是傅山县公安局长。欧阳把经过,向耿剑锋说了一遍。耿剑锋听着,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吴常山一眼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建峰亲自来了,而且对那个老家伙的态度,毕恭毕敬,如同见到亲爹一样,吓得吴常山腿肚子打颤,冷汗把自己的衣服早已湿透。孙耀武!你这个王八蛋,这下把我害惨了。你惹谁不行,偏偏招惹这个年轻人?人家一个电话,就把耿剑锋叫来,看来,自己的派出所所长是干到头了。吴常山连忙跑过来,顾不上擦去冷汗,颤抖着道:“耿局,您来了。”耿剑锋冷冷的道:“吴常山,把经过详细的写一个报告给我,把那几个人全部抓起来,看看有没有前科。”几位保安,早已把孙耀武和那几个打手拷了起来,押进警车。耿剑锋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心道,这位年轻人是谁?怎么和老爷子这么亲近,看来,和老爷子的关系不一般呀,而且身手极好,一个人竟然打到好几个保安,自己要好好的认识一下。“我叫耿剑锋。”